2020-10-01 15:39:09

《通知》指出,各省(区、市)需贯彻落实相关规定,并于9月底前报总局传媒机构管理司;中央三台、电影频道节目中心、中国教育电视台于9月上旬报总局传媒机构管理司。1932年伯利和米恩斯的《现代公司与私有财产》一书出版,首次提出了现代公司所有权与控制权分离问题,引起了世人的瞩目。但无论有多少困难和阻力,中国经济要实现跨越中等收入阶段的持续快速增长,是中国政府已经确立的战略目标,也是我们在当今这个历史阶段的主要挑战。要实现这样的目标,就不可能缺少一个强大的资本市场。但是,为什么在以美国为代表的大型市场经济体中,市场不是自然发育和演化为大股东控制呢?  从历史发展过程看,这似乎是上市公司规模不断扩大和股权投资分散化的双重结果。

2013-2014年超储率的中枢水平是2.125%;2015年进一步上升至2.200%;2016年我们假设12月份随着财政存款的释放,超储率会回升至2.1%的水平,那么全年的平均值也仅为1.975%。因为对经营决策权的任何分割都会造成效率损失并在事后导致权责不清,从而成为卸责的借口。因此,提高我国上市公司股东参与和投票的比率是改进治理的重要一环。唯有如此,直接融资才会有大的发展,企业的杠杆率才会下降到合理水平,投资者的权益才能得到有效保护,我们才能真正迎来融资便利、投资踊跃的资本市场新时代。

按照投资组合理论,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风险太大,因此分散投资应该是大股东优化投资的自然选择。以美国为例,至少从上个世纪初开始,相当一部分上市公司随着收购兼并规模增加就出现了股权分散化的过程。发达市场经济国家,当投资者的权利受到损害时,主要诉诸法律渠道,有股东诉讼、股东代表上市公司并由上市公司付费的股东派生诉讼和由律师代理的集团诉讼等多种形式。但是从总体上说,这并未动摇大型公众公司经营者支配的大格局。仅从万科之争折射的情况看,中国证券市场亟待改进和完善的规则至少有这样三个方面:  一、 加强投资者保护与完善公司治理结构  融资者与投资者相互依存是证券市场最基本的平衡关系。

而谁所有谁控股谁经营倒恰恰是古典企业制度的典型特征。在资本主义的古典企业形态上,不完全契约的产权理论所说的剩余索取权与剩余控制权是高度统一的,因而有效率的企业只可能是私有产权。但在现代企业制度形态上,所有权与控制权分离,剩余索取权与剩余控制权已不再对应和统一,这样就为各种性质的资本和所有权形式创造了共融的空间。因此,国资国企如何当股东,就不仅是一个万科的个案,而是一个大的战略定位问题。这不仅对实体经济发展有害无益,同时也会加剧上市公司一股独大的畸形发展,不利于拓展我国资本市场的深度广度以及规范化与透明度建设。财产由后裔继承的自然分散和高额的遗产税也使股权的家族继承不断缩水。